聚焦江苏·企业
人物 文化 教育

从“问题学生”到美女作家,悬疑小说家郎芳的传奇人生

来源:腾讯网 编辑:凌燕 发布时间:2020-08-04 13:41

摘要:如果你钟爱悬疑小说,那么蔡骏或是南派三叔的名字一定是案头的耳熟能详。从《荒村公寓》到《盗墓笔记》,这些男性作者视角下的悬疑小说曾强势地统治着这块领域。

作者/赵方舟 编辑/ 冯寅杰(本文原载于《创业人》杂志 原标题《郎芳:悬疑天后的“藏秘诡事”》)


如果你钟爱悬疑小说,那么蔡骏或是南派三叔的名字一定是案头的耳熟能详。从《荒村公寓》到《盗墓笔记》,这些男性作者视角下的悬疑小说曾强势地统治着这块领域。


作为为数不多的女性悬疑派作家,郎芳以处女座《午夜蛇变》强势介入,用她独特的叙述与文化角度诠释着一个个新奇的,无与伦比的悬疑故事。一年一部新作,郎芳已经将自己的名字与那些男性的大牌作家划为同一水平线上。读郎芳的小说,使人欲罢不能,意犹未尽,有着无法言喻的奇异魔力。作家凌云称其为内地唯一一位能扛鼎文化探险悬疑大旗的女作者,开辟了“本土奇幻悬疑的新风格”。


郎芳的小说不同于凡响,不流于世俗,令人惊叹。就在她的新书《藏秘诡事之奴奴花卡卡》刚刚上市、宣传之际,本刊记者第一时间采访到了这位内地悬疑小说天后。下面就随着记者的深入探访,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位美女作家的“创业”心路吧。



从“问题学生”到美女作家


《创业人》: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的职业,是画家,诗人还是悬疑小说家?


郎芳:当然是悬疑小说家。前面那两种称呼,对于我来讲,也许可以说是一种身份,但不能算是我的职业。我现在已经在有意地淡化前两种所谓的身份,我进入公众视野里,就是一位作家。


《创业人》:听说你的写作兴趣源自学生时代,那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是否当时就对写作兴趣非凡?


郎芳:学生时代是一个“问题学生”,经常被老师表扬的人是我,经常挨批的也是我;聪明的是我,经常逃课的也是我。那个时候我就跟所有的学生一样,觉得上学这件事太痛苦了,每天就想着怎么样逃避那些堆积如山的作业。那个时候我对写作可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,因为我们老师每周都布置写周记,写完周记还得写日记,每半个月的模拟考里也有作文,弄到一看见方格子就想吐了。上学时候,我觉得“作文”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恨的东西。


《创业人》:既然讨厌“方格子”,怎么又对文学、诗与画都产生了兴趣呢?


郎芳:在诗与画这两方面,其实兴趣更大。但是现在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写作上,兴趣也快提不起来了。对于诗词,我比较喜欢宋词,元曲,有时候也看一些有深意的现代诗。偶尔会跟喜欢此类的朋友玩一玩对对联。至于画画嘛,那只是当时无心插柳,我真正的目标是在写作上。


《创业人》:对你来说,你的人生理念是什么?有着什么样的目标?


郎芳:我觉得做为一个成年人,必须要有为之奋斗的目标,不能撞一天和尚撞一天钟;并且要有信仰,我是没法跟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对话的,所谓的信仰,并不是非得要信奉宗教,但要有认知、有品德。而且我觉得人必须要诚实守信,敢于担当。


我的人生目标,就是希望不远的将来,看到我的小说被改编成电影,有无数人坐在电影院里观看,或欣喜、或落泪、或叫好、或鼓掌,而我静坐一边,默默看着他们的表情。


华丽舞台的痛苦与寂寞


《创业人》:能不能分享一下当初选择写作时的一些故事或者回忆?


郎芳:最早其实没想到会走上写作这条路,是因为无意中看到媒体在报导一个青年作家,当时一愣,没想到作家也可以走到台前,这么风光无限啊?!


我这个人,天生就爱现,喜欢华丽丽的舞台和掌声,所以我就尝试着打算走写作这条路,虽然没有任何人教我如何写小说,也不知道该写什么,就是凭着感觉和一股闯劲儿。这么多年一路走到今天,挺不容易的,因为好多比我晚出道的作家,或同时出道的作家,现在都已经不写了。


写作,一定要耐得住痛苦和寂寞。


《创业人》:从你自身的角度而言,写作对你有着什么样的吸引力,今后对写作有着什么样的目标?


郎芳:最大的意义在于“流传价值”。一本好书,被人买回家中,永远流传下去,也许会传到孙子辈,我想这是任何行业所无法比肩的。除此之外,写作是一个极其艰苦的活计,尤其是一到瓶颈的关卡,我相信那个时候是所有作家都脾气最不好的时候,跟谁都不愿说话,我们是太容易受到攻击和误解的一群人。但是当一本书完稿,上架,摆到市场上,被读者精心挑选回家,那种自信和冲开云雾的胜利感,是无法形容的。


今后对写作的目标,还是那句话:希望我的探险小说能被投拍能精良的电影。


《创业人》:你目前出版了有小说《午夜蛇变》、《天眼寺》、《大禁地》、《藏秘诡事之奴奴花卡卡》等等,这期间你的心路历程如何?


郎芳:我的心路历程都是在圈子里的各种负面打击下完善的。我刚说过,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作家,尤其是知名作家,是很容易受到攻击的,因为这是大众的某种心态。我曾跟朋友说过,不要混网络,因为网络上遍布着造谣者。但是一定程度上,我们又离不开网络。这有点儿可悲。这几年来,我从当初刚入圈子里的一无所知,到目睹种种出版圈内丑恶现象,再到寻找到自已的支持者,一路走来,风刀霜剑,路途崎岖。好在我这种坚强的性格,一直支撑。


喜忧参半的现状


《创业人》:目前你最满意自己的哪一部或哪几部小说,能不能具体阐述一下?


郎芳:目前最满意的两部小说,就是2011年上半年的《大禁地》和下半年的《藏秘诡事之奴奴花卡卡》。同为文化探险,《大禁地》铁血冷酷,而《藏秘诡事之奴奴花卡卡》却阴柔刺骨、充满阴谋与陷阱。而且这两本小说,对故事情节和人性的描写,按照出版圈内人士的看法,在国内已是上乘水准。


《创业人》:对自己目前的状况满意吗?短期和长期目标分别又是什么?最近的工作安排怎样?


郎芳:对目前的状况说不上满意,喜忧参半,这主要是由目前国内令人堪忧的出版环境造成的,作家的知识产权得不到最大程度地保障,作家的收益一再被某些黑心出版单位侵犯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作家们还是在尽最大努力为这个混乱的市场创造着精神食粮,真是不容易啊。


至于我的目标,也不分什么短期和长期,就只有两个:第一,写出好作品;第二,被改编成电影或电视。《大禁地》这本书是很适合改编影视的,之前也有几家找我谈过,但是因为资金的问题,最终还是没有达成合作,相当可惜。大家都在想着节约成本,但是有时候,舍不得孩子怎么套着狼呢?


最近的工作,就是围绕《藏秘诡事》系列的第二本展开,正在赶写。


风起云涌,奋力前冲


《创业人》:如何看待“美女作家”这个词?


郎芳:明明就是个褒义词。难道要说“丑女作家”大家才喜欢?美女为什么不能是作家,作家怎么就不能有美女?内心是干净的,看问题,就是干净的。


《创业人》:我知道你获得过很多荣誉,其中有没有最骄傲自豪的?请具体阐述一下。


郎芳:没有什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,那些对我来讲,也不过是虚名而已。况且过去的东西不代表什么,这个圈子竞争残酷、风起云涌,唯一的办法就是充实自我,奋力前冲。所以我从不对别人讲属于昨天的成绩,只看当下。文字的价值也不在于奖项,而在于是否具有传播的意义。


《创业人》:对中国目前的悬疑小说的发展看法是怎样的?


郎芳:目前,中国的悬疑小说市场发展很快,类别也很多,但是跟风的作品太多,良莠不齐,少有风格鲜明的好作品出现。我觉得首先应该立足本土,打造具有本土特色的“中国造”悬疑小说。


另外,国内大部分悬疑作者的小说还只是停留在一个故弄玄虚的肤浅表面,没能进行更高层次的提升,这也是悬疑小说如今家道中落的原因。


《创业人》:除了写作与绘画,你平时有什么其他爱好?


郎芳:唱歌,玩,看电影,这三样是我最大的爱好了。


《创业人》:如果可以,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?


郎芳:整整半个月什么事也不干,每天就是看电影看电视,而且是看通宵,然后白天睡大觉。


郎芳年表:


郎芳,女作家。被喻为“中国本土悬疑小说天后”,中国内地“女性文化悬疑第一人”。以诡异文风、超常想像力、无可比拟的故事情节设置,以及深厚文化底蕴笑傲华语悬疑文坛。


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份子,一个虔诚的宗教信仰者。从来都是话题人物。2006年


第一部悬疑处女作《午夜蛇变》一经推出,爆红网络,被评为“2006年最狠最值得收藏的午夜藏书”,网友票选为当年度“中国最有名的十大推理小说之一”。其书风格之老辣,现今还为人所乐道。繁体版在台湾一经推出,即获好评,并首次由台湾本土四位畅销作家联袂推荐。2008年


第二部长篇《天眼寺》同样在网络上声名大动,被誉为“惊悚、探险、悬念的文字轰炸机”。品质保证,奠定了“悬疑教主”的地位。繁体版同年推出,在台湾再版两次。2009年


出任《悬疑纪》杂志主编,并于台湾市场推出繁体版长篇《白骨凄凄》。短篇数次入选各类新锐悬疑小说家精选集。2011年


新书《大禁地》强档上势。此书被喻为“比肩《藏地密码》的奇迹之书”,“国内首部关于蒙古秘史寻踪的史诗级作品”,“了解蒙古秘史,必看《大禁地》”。


同年4月出版短篇作品集《一定要救我》,7月出版《藏秘诡事之奴奴花卡卡》,此书独家惊爆藏史数档封存猛料,被誉为“悬疑天后反叛传统探险之作”。



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聚焦江苏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站,过期视为认同。 本网客服 Q Q:1549573187。

相关新闻

果场社区开展创意吸管画 为老年生活添乐趣

果场社区开展创意吸管画 为老...

11月15日上午,马群街道果场社区组织部分老年居民,在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开展了“创意吸管画”...